当前位置:fyhouse.com情感石富宽辈分的争议(老实人石富宽说相声这半个世纪)
石富宽辈分的争议(老实人石富宽说相声这半个世纪)
2022-11-07

相声捧哏系列写了十几位捧哏了,从老一辈的到新一代的,其实说到捧哏,目前在世的大量活首屈一指的是谁?有些人会选王佩元,大部分人会选于谦。不过谦哥肯定当不上,因为他还有师父在呢。

笔者最怕写的一位捧哏就是石富宽先生,因为在笔者心目中他始终是那个老实巴交的中年男人形象,依然站在侯耀文旁边侧对着观众,实在不想面对老先生上了年纪的样子。

由于侯耀文和郭德纲于谦的关系,石富宽先生的资料已经满网络都是,笔者不想赘述那些套话和陈词,简单聊聊。

一、 师承辈分

可以说在相声圈里,在师承和辈分问题上最大的谜团就是石富宽和他师父高凤山了。简单说高凤山的师父是高德亮,在相声谱系中高德亮依然列在德字辈艺人中,高凤山却归在宝字辈艺人行列里,捎带着他这一支徒弟全跟着降了一辈。

有人说高凤山是说快板的,快板演员进相声门必须降辈分,这是胡扯。凭啥王派王凤山和李派李润杰不降,只有高派降辈分呢?高派里李菁为啥不降?合着这个规矩专门给高凤山一个人定的?

高凤山的辈分奇怪在于他中间没有改拜,他14岁拜师高德亮之后没有再拜过其他师父,就认了一个干爹张寿臣,他是活生生的降了一辈。不像陈涌泉是拜了寿字辈谭伯儒跟着师父顺下来的。

对于八十年前的事情很多人也说不清,目前最靠谱的说法只能是高凤山岁数太小没有根基。他是要饭的出身,7岁学数来宝,14岁学相声,这么一个出身怎么能喊比他大二十多岁的张寿臣师哥,喊比他大7岁的赵佩茹师侄。说到底,还是为了生活只能放下辈分老老实实吃饭要紧。

相声谱系是八九十年代才面向社会公开的,石富宽在收于谦之前一直不收徒,笔者猜想那时候他可能也有一部分考虑是辈分不清,如果他是宝字辈那就成了最年轻的宝字辈了,1949年出生的他比常宝丰都小,这样收徒就太得罪人了。等到谱系公开,高凤山落定宝字辈,石富宽落定文字辈,再收徒就顺理成章了。

所以从理论上讲石富宽应当是宝字辈艺人,但从现实上讲他就是文字辈艺人,中间不存在打不打板的问题。

二、 裂穴疑云

石富宽1965年进入铁路文工团,从那时候开始他就给侯耀文当捧哏,两人一口气合作到最后,四十二年的搭档堪称中国相声界模范组合。两人中间调侃过,彼此在一起的时间比和媳妇在一起的时间都长。

有一次记者采访他们俩,问侯耀文一生最得意和最尴尬的事情是什么,侯耀文说他最得意的就是有石富宽这样忠心耿耿的搭档相伴。石富宽接过来说他最尴尬的就是侯耀文这么夸他。大家彼此会心一笑。

不过在这四十二年里,侯耀文和石富宽貌似也裂穴过。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时候,有几年石富宽天天和戴志诚的老婆杨蕾在一起演小品,有人统计过他们俩主演的小品有十几个之多,笔者印象比较深的一个就是石球球,“连中国足球队冲不出亚洲也是我们烧的。”

于此同时侯耀文则和天津相声界走的很近,崔金泉、王佩元、魏文亮等都和他搭档过相声。在1994年春晚上,侯耀文和黄宏合作了小品《打扑克》忍受着黄宏对相声行业的揶揄。石富宽则和阎月明李金斗一起奉献了改良型群口相声《跑题》。

从各种迹象看,两人肯定分开过,但是时间不是很长,所以大家依然认为他们是一对搭档了四十多年的模仿组合。

三、 后侯耀文时代

侯耀文去世之后,石富宽又和侯氏相声代表人物之一师胜杰组合在一起,他也成了师胜杰N个搭档的其中一人。两人关系没得说,就是住的有点远经常通过电话对词。他们俩的搭档笔者看过的不多,总是觉得有些不习惯。

师胜杰有一次砸挂石富宽,我最早喜欢侯宝林大师的相声,1993年老人家去了。后来又喜欢马季的相声,06年马季先生也去了。再后来喜欢侯耀文先生的相声,07年他也走了。现在我喜欢你。。。没想到后来师先生先走了一步,石富宽几乎要告别相声了。

徒弟不多的石富宽在这些年又收了两个好徒弟,一个是侯震,这不论是从关系上还是其他方面都没得说。另一个是收了孙越。

四、 捧哏艺术

石富宽绝大部分的捧哏生涯都是和侯耀文度过的,他给人的感觉总是一副老好人的形象,看似不是很出彩。其实说句实在话,侯耀文的活挺不好捧,他那特点是集帅和坏于一身,又帅气又狗气。帅的时候哐哐哐大段大段的白活,狗的时候又挤眉弄眼嬉皮笑脸的,能把侯耀文这些活顺顺当当捧下来这就是本事,换一个人不一定接得住。

侯耀文不光会说现代相声歌颂相声,也说很多传统相声和小人物相声,是一个很全面的逗哏。石富宽以不变应万变,捧得严丝合缝。所以你听他们俩的相声,从来没有散的时候,总是很整齐很规矩,这是逗哏的功劳更是捧哏的功劳。

笔者就形容逗哏就像足球场上的前锋一样,捧哏则像中后卫。前锋可以踢十次进一个他也是功臣,中后卫防守成功九次失误一个就是罪臣。逗哏的说再多甭管可乐不可乐看不出太多毛病,捧哏的一个翻不好就很明显。所以你看侯耀文和石富宽的相声段子如此完整和规矩,这中间就有捧哏春风化雨一样的艺术。

就像中后卫有时也参与进攻和进球一样,石富宽也没少砸挂侯耀文,尤其是像《侯大明白》这样的段子。此外,他比较著名的反击就是砸挂侯耀文全家:

孙悟空在兴安岭站岗—侯宝林

孙悟空买冰刀—侯耀华

孙悟空买鼻烟—侯耀文

最后,祝石富宽先生长命百岁。